婦女救援基金會副執行長 康淑華
目睹暴力兒童服務督導 鍾惠慈


近日報載台北一男子因與妻子發生爭執而以棉被悶死對方,當時就讀國中一年級及小學四年級的子女就在隔壁房間,半睡半醒之間聽見父母之間的爭執,事後這對小兄妹表現出早熟的冷靜態度,勸說及鼓勵父親投案。那張透過媒體傳出的監視器畫面:兒子牽著父親的手,妹妹緊緊跟在後頭,令人鼻酸與動容。


婦女救援基金會長期協助婚姻暴力受害者及其子女走出困境,對於經常目睹雙親(此指現在或曾經具有婚姻關係的父母)之一方對另一方施予暴力之兒少,我們稱之為'目睹暴力兒少'。他們長期處在暴力的家庭環境中, 這些孩子看到父母之間的一方對另一方施予暴力,不論是口語、肢體、或精神暴力,可能孩子本身身體未直接受到傷害,但他們心靈所承受的創傷,卻不亞於直接受暴的孩子。這些孩子可能會出現自我概念低落、人際關係困難、學校適應不佳,或是日後在親密關係產生問題等創傷反應,許多孩子也可能會對於父母之間的關係感到擔心,進而產生一些焦慮、害怕、過度早熟等身心症狀,因此,前述報載小兄妹表現出過度早熟的冷靜態度,其實非常值得持續的關注與提供後續的處遇及輔導。


根據台灣大學社工系沈瓊桃教授研究指出,孩子在面對父母之間的暴力事件時,當下的反應可以分為五種,包括害怕躲避型、不知所措型、挺身介入型、尋求援助型及無動於衷型。上述新聞事件中的小兄妹以挺身介入的方式力來面對父親對母親的施暴,雖然沒能及時的阻止悲劇的發生,但是事後這一對小兄妹展現出超乎年齡的表現,勸父親收起欲自殺用的刀,並陪伴父親至警局自首,再坐車去祖父母家尋求協助等舉動,皆是目睹暴力的孩子因應暴力事件可能產生的方式,這一對小兄妹因暴力家庭的紊亂而成為替代父母的照顧者,默默的吞下所有的擔心與責任,外人看來他們懂事乖巧,其實暴力家庭帶給他們的傷害更應該被深刻的了解與提供協助。


沈教授的另一份研究也指出,目睹暴力兒少應當被提供足夠的保護因子來協助他們度過家暴的陰霾,包括充足的自我內在資源,家庭系統的支持,學校及社區的支持等。婦女救援基金會每年陪伴許多目睹暴力兒少,提供目睹暴力短期輔導,積極連結目睹兒少的家庭與學校資源,增強其保護因子讓他們有能力面對生命中如此難以承受的事件,我們相信這對兄妹透過學校及親友給予充分的愛與關懷,並由專業的機構適時提供必要的協助,兩人能夠早日從暴力事件的陰霾中,走向復原的道路。

    全站熱搜

    婦女救援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