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援會今年的「A片大挑戰」系列活動,除了針對一般大眾的國際研討會、以專業心理諮商師或輔導老師為對象的工作坊之外,另一個重頭戲,就是五場在台灣各大專院校舉行的校園座談會,包括新竹交通大學、嘉義中正大學、花蓮的台灣觀光學院、宜蘭大學和台北的台大醫學院,婦援會可以說是跑遍台灣北中南東,希望透過深入校園的方式,鼓勵大學生們說出對A片的想法與意見,正如今年「A片大挑戰」系列活動的主題 – 成為A片的『議』分子!

 

受邀來台的美國紐約大學成人教育學院孫晴鋒教授以及荷蘭性治療師Wilbert Weerd,在這幾場校園巡迴座談會中,以他們自身的實務經驗與豐富的專業知識,和大學生們進行交流,尤其是Wilbert Weerd,由於他本身在青少年時期就曾經是色情影像成癮者,透過自身經驗的分享,讓他在和大學生們談論A片成癮的問題時更具說服力,也更能貼近年輕人的心。

 

由於台灣學生很少有機會能夠在學校這種公開場合,敞開心胸的去談論A片這樣的私密話題,因此,對許多人來說,都是非常新鮮的經驗,大家的發問相當踴躍,其中也不乏一些辛辣的挑戰與質疑。像是有一位同學向Wilbert提問,因為年輕人有生理上的需求,如果看色情影像自慰可以紓解性需求,那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做也能避免實際上去騷擾或侵犯他人。不過,身為專業的治療師,Wilbert Weerd顯然很了解年輕人的心理,他反問現場的學生,「看A片是強化對於性的需求,還是減緩對於性的需求?」。由於青少年時期對於性特別容易產生好奇,他建議學生可以思索在這個階段,性在自己生活中的重要性是什麼,是否有其他更期待或是希望獲得的東西,藉此去理解A片對自己的影響。

 

另外,也有學生質疑,「就是因為交不到女朋友,才需要看A片啊!」,Wilbert Weerd則是用幽默但一針見血的方式回應,看A片,也不能解決交不到女朋友的問題。Wilbert以過來人的的身分指出,事實上,A片看多了以後,反而容易變得更孤立,更不敢跟異性靠近,他從輔導和諮商的個案中看到,色情影像成癮的背後,其實未必真的是對A片有特別強烈的喜好,而是拿A片來當成逃避問題的替代品,例如一位17歲的荷蘭男生小時候曾被霸凌,並且和女生有過不愉快的相處經驗,讓他在與人接近時感到極度不安,無法和他人交往,只好躲進A片的虛擬世界裡,變成A片成癮者。因此,Wilbert強調,他並不希望將看A片的行為病理化,而是要去找出個人仰賴色情的原因為何,才能真正幫助這些人成功解決成癮的問題。

 

 

座談會上,學生們的問題五花八門,也顯示大家對於A片的議題,的確有高度興趣,也有許多困惑,不少學生在座談會後都對婦援會舉辦這樣的活動表示正面肯定,讓他們的確看到許多原本在A片中沒有看到的東西,同學們也希望未來有更多類似的討論平台,從這些參與者的反應來看,婦援會今年「A片大挑戰」的目標,讓大家可以成為A片的『議』份子,可以說是達到了相當不錯的成果。

    全站熱搜

    婦女救援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