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設備陳舊,為了保護個案採取克難式的隔離偵訊。個案雖然只聽見人口販運份子的聲音,卻依然緊張的不停發抖,心中的恐懼未曾減輕。

/救援組社工員 白智芳

 

常常有人問我,從事人口販運被害人保護工作的社工,會不會因為看到太多不快樂的故事而感到憂鬱,我總會回答:「因為悲傷的故事聽多了而感到悲傷確實難免,但我卻發現到更多她們身上所具備的勇氣與能力。」因為她們如此地堅強與努力,鼓舞著我更用心的幫她們爭取每一分毫的機會。

 

Linda是一個外籍女孩子,在家鄉認識的台灣男人Steven主動邀請Linda來台灣玩一個月,Steven告訴Linda說,台灣最紅的周杰倫就住在他家旁邊,只要來台灣就可以見到周杰倫。Linda在興奮與期待中丟開了心底的疑慮,就這麼傻傻地來到台灣。直到被推入火坑的那一刻,Linda才知道一切都是一場夢。在救出Linda並且安排她到安置地點居住時,Linda始終停不了眼淚,她的小冊子上清楚地記錄著地獄般的日子裡有多少男人與他有過肌膚之親,只因為Steven告訴她「做滿200個就可以回家」!

 

某一次與Linda見面時,Linda跟我提起在家鄉的寶貝兒子唱歌給她聽她好感動,他不到三歲卻已經學會好幾首歌,「姊姊,I miss my son.Linda眼眶泛著淚光地說。她告訴我這一年多來沒辦法陪著兒子長大,是她心裡覺得最抱歉的一件事,在她覺得痛苦難過的時候,回到兒子身邊過平凡的日子,成為支持她最大的力量。為了鼓勵Linda,我和Linda約定好要認真吃飯,胖到45公斤的時候才可以回家,因為思鄉而沒有食慾的Linda笑笑地回應我,說她會好好努力。我跟Linda道別之前,Linda回頭握住我的手,用不熟練的中文跟我說:「姊姊,我想回家!我真的想回家!請你幫我。」令我一陣鼻酸。

 

這樣的故事也發生在台灣女孩子小敏的身上。小敏因為想要幫助家人籌措車禍要賠償的醫藥費,在朋友介紹下跟阿欣姊借了二萬元,卻沒想到還清債務之後,阿欣姊以「逾時還款」為由,把小敏帶往一間公寓裡拘禁,威脅小敏用身體來還債,小敏堅決反對的結果遭來小弟們無情的毆打踹踢,逼的小敏不得不乖乖就範。某次,小敏趁隙逃了出去,卻被大樓警衛發現逮了回來,換來的又是一陣毒打。自此之後,小敏放棄逃跑的念頭,計畫著結束自己的生命來終結坎坷的命運,所幸警方適時地出現救出了小敏。

 

當我與小敏相遇時,小敏冷冷地眼光透露出對人的不信任,我跟小敏花了好幾個月時間相處她才漸漸卸下心防,願意告訴我她的真心話。十五歲就開始工作幫忙家計的小敏,心裡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間自己的房子,讓全家人能同住在一起。我第一次看見小敏的笑容,是當我得知她的身份證被阿欣姊扣押後,協調各單位進行補發手續,陪伴她到戶政單位領取新式身份證,小敏告訴我:「沒有身份證的日子,彷彿我也不存在這世界上一樣地空虛。」

 

從事人口販運個案直接服務,是支持我全心投入工作最大的動力,長期的陪伴拉近了彼此的距離。Linda順利返鄉前,給了我一個大大地擁抱,感謝我們這段時間的幫助與陪伴,讓她終於能回家與兒子團聚;Linda與我約定要把她與兒子的合照mail給我留念。小敏為自己找到一份正常的工作,覺得現在平凡的生活就是幸福。她們的過去讓人感到心疼,她們破碎的心期待得到溫暖,我們一點一滴的努力,鍥而不捨的爭取各方的協助,就是希望她們的「現在」能因為有大家的幫忙與支持,獲得關懷與鼓勵,讓她們具備更多屬於自己的勇氣與能量,往自己期待「未來」勇敢飛翔。

 

    全站熱搜

    婦女救援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