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京元/德國自由大學博士候選人、賴采兒/婦援會阿嬤組督導

二次大戰期間,許多台灣婦女被迫在台灣的日軍營區提供日軍性服務、或是被拐騙到亞洲各日本軍區成為日軍性奴隸,遭受非人的凌虐對待。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幾十年,這群受害的台灣阿嬤與有相同遭遇的亞洲其他國家的婦女一樣,不但沒有獲得日本政府的賠償,社會對她們也是冷漠的,政府未公開支持她們,周遭多數的人也不為她們主持正義。

讓我們來看看西南非赫雷羅(Herero)部落的一段歷史。一九○三年,赫雷羅部落再也無法忍受德國殖民統治的壓迫,起義反抗。德國政府從國內調兵鎮壓,一九○四年八月戰事結束後,德軍將領下令屠殺所有赫雷羅部落的男性,並將婦女和小孩趕到沙漠裡。一九○五年大屠殺結束後,德屬西南非的人不是被送到集中營就是成為奴工。據估計,約有十萬名赫雷羅人和其他部落的人成為大屠殺的受害者,更有無數婦女遭施暴。

一百年來,赫雷羅人一直無法忘懷被壓迫的慘痛歷史,也無法原諒德國政府不道歉、不正視當年德國大企業在非洲的不人道行為,更不能理解為什麼國際社會不為他們伸張正義。至今他們仍然每年在大屠殺紀念日,舉行公開紀念儀式,希望後代子孫不要忘記過去的歷史。

從二○○四年開始,每年的七月底到八月初之際,許多德國的人權團體與旅居德國的非洲人士就聚集在柏林市中心,為當年西南非的受難人士和他們的後代爭取正義。他們要求德國政府全面道歉、負起所有的責任,同時將一九○四年的大屠殺列在德國的中央紀念碑上,以讓人記取歷史教訓,不要再重蹈覆轍。

亞洲婦女受害人數最多的韓國,多數國人對「慰安婦對日求償」問題的支持態度越來越強烈,一九九二年開始的每周三在首爾日本大使館前靜坐要求日本政府謝罪賠償,抗議活動未曾間斷,已進行超過八百多回,誓言將靜坐抗議到日本政府謝罪賠償為止。

2008年是亞洲受害各國脫離日本軍國主義宰制的六十三周年,日本政府仍拒絕承擔當年侵略亞洲各地所犯下非人性行為的戰爭罪責。我們台灣的阿嬤們卻仍在等待日本政府一聲道歉,一點對她們一生象徵性的補償。

一百年以後的赫雷羅人仍然等待著他們的正義,歷史的記憶早已刻印在他們的腦中、流在他們的血液中。台灣人也還要再等四十年後才有這段歷史的記憶嗎?

一年一度國際同步慰安婦運動今天登場。我們若不能教育年輕一代這一段歷史,又怎能替自己的阿嬤在她們現在及身後爭取正義? 

950809聯合報論壇:http://udn.com/NEWS/OPINION/X1/3462474.shtml

 

 

 

全站熱搜

婦女救援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