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花,飄落地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飄落地,沒人看顧,每日怨嗟,花謝花落不再回…」,2006年3月28日下午,台北101大樓旁的改建眷村四四南村內,寶珠阿嬤的告別式正在進行中。許多阿嬤生前好友年事已大,不忍到場目睹別離,透過牆上掛著一幀幀「阿嬤的臉」致哀,在悠揚樂聲中,我們用「雨夜花」一曲一起送別寶珠阿嬤。

寶珠阿嬤--她是台灣首位挺身而出的前台籍慰安婦阿嬤,公開控訴日本政府在戰爭時集體性奴隸亞洲近30萬女性;在勇者的背後,社會大眾所不熟悉的是寶珠阿嬤與其他阿嬤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受盡欺凌壓迫的血淚故事,深藏在她們心中,50年來都沒有向任何人訴說的傷痛秘密…。

1992年3月28日,婦援會慰安婦申訴專線剛成立不到一個月,鄧高寶珠阿嬤隻身來到婦援會,當時的董事長王清峰律師回憶:「寶珠阿嬤自己一個人來到當時位於重慶南路的舊辦公室,從一樓爬到四樓,氣喘吁吁地進來,說出自己是慰安婦的秘密。」

王律師回憶和寶珠阿嬤一同奮鬥的那幾年,忍不住哽咽著訴說:「八十多歲的寶珠阿嬤,和我們一起到日本控訴日本政府,嬌小的身體,駝著背,白天上法院,下午上街頭抗議,晚上還要開會證言,一整天卻未曾喊累。」

告別式會場裡,竟不見寶珠阿嬤最親密的家人,因為她的家人不接受寶珠阿嬤的過去,覺得這是件丟臉的事,甚至明確表示,「寶珠阿嬤死掉後,她的事也跟著過去了,不想再這家裡提起。」王律師獲悉感慨良多,她說:「那些歧視阿嬤過去的人,才是真正該覺得丟臉的人。」

日本友人柴洋子和中村女士特地來台送阿嬤一程,回憶起寶珠阿嬤的點點滴滴,柴洋子說:「1992年,寶珠阿嬤赴日訴訟時,她還能獨立行走,1993年寶珠阿嬤需柱杖而行,1994年以後,阿嬤外出得靠坐輪椅,再也無法到日本參加活動。」從此以後,每次到訪台灣,她一定親自前往探視寶珠阿嬤。

寶珠阿嬤不良於行,她們每次來台灣短短數日,工作得再晚、再累,一定會抽空去看寶珠阿嬤,帶阿嬤想要的日本藥品和食物,面對她們的熱情,阿嬤常苦惱不知如何回饋,但柴洋子說過:「只要看到阿嬤開心的笑容,就是最大的禮物了。」

我們為這位女權鬥士剪輯數分鐘的短片在現場播放,螢幕上,青春小姐時代的寶珠阿嬤正對著大家微笑;寶珠阿嬤在兩千年東京大審上的親身證言,讓在場人士熱淚盈眶,起身鼓掌,久久不停,獻給阿嬤的鮮花和擁抱不斷,寶珠阿嬤為自己和其他阿嬤的努力讓所有人感動。

看到紀錄寶珠阿嬤的影片,台下的陳鴦阿嬤早已淚流滿面,她是寶珠阿嬤年輕時結拜的好姊妹,兩人相識相交已六十多年,當年還一起從海外歷劫歸來,心中的秘密僅有彼此能分享,兩人情誼比親姊妹更深厚,如今,寶珠阿嬤先行離去,留下哀慟不已的妹妹—陳鴦阿嬤,輕搭陳鴦阿嬤哭得抽慉的肩膀,心中誓言,要繼續替寶珠阿嬤完成未竟的任務。

**在寶珠阿嬤離開之後

寶珠阿嬤之後,其他阿嬤跟隨勇者腳步相繼出面控訴,走著對日求償的漫漫長路,一起奮鬥至今14年。2006年2月18日凌晨,鄧高寶珠阿嬤走完了人生的最後一程,享年85歲,但她未竟的心願「要求日本政府謝罪賠償」--留給我們的課題才正要開始。

14年後的今天,我們在2006年3月28日於四四南村舉辦「輕撫阿嬤的臉-台籍慰安婦鄧高寶珠阿嬤紀念會」,感謝台北市文化局、台灣仁本服務集團以及台北悅音室內樂團的支持贊助,讓我們一起來回憶這位最平凡的勇者,也讓我們重新省思、加強聚焦有關「慰安婦」的議題;更重要的是:呼籲社會大眾,以慈悲心看待、以同理心思考,讓我們一同為阿嬤們摘下面具,用最溫暖、最誠摯、最敬愛的心,輕撫阿嬤的臉,讓她們不再畏懼社會道德的壓力!韓國第一位公開控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金學順阿嬤,數年前過世時,日本婦女團體召集亞洲受害國家協助慰安婦團體到東京,為這位勇敢女性舉辦一場盛大追悼會,今天我們也為寶珠阿嬤表達相同的追思。

歷經浩劫與困頓一生的阿嬤,公開了隱藏一輩子、連親人都不敢透露的痛苦秘密,為的就是要走出她們生命中的屈辱,為這段歷史作見證。遺憾的是,至今仍未獲得所有台灣同胞的支持,社會大眾還以「自願」或「被迫」的道德檢驗她們;可知這群平均年齡84歲的老阿嬤們,是為恢復台灣女性尊嚴和人權而奮鬥的最年長的女性人權運動者?台灣人為什麼不對粗鄙的日本政府施壓?反而是對一群受辱女性的貞潔質疑?我們如同再度屈服於殖民帝國的強大力量宰制!

支持的力量,台灣至今遠不如韓國民間社會,3月15日(週三)是韓國「週三運動」第700百回,韓國支持慰安婦主要團體「韓國挺身隊」邀集全球支持慰安婦團體在日本大使館前抗議日本政府。挺身隊自1992年發起「週三運動」,35個人權婦女支援團體、老師、中學生、大學生和社會人士陪著韓國慰安婦阿嬤,每週三中午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靜坐抗議,風雨無阻,未曾間斷,就這麼堅持了14年。韓國阿嬤說:「我要坐五千回、五萬回,即使我死了,我的兒子、孫子也要替我坐下去,直到日本政府謝罪賠償為止。」

韓國更是致力於將慰安婦相關史料記載到歷史教科書裡,目前韓國高中歷史教科書中記載慰安婦受害史實,已是一整頁的翔實紀錄;反之,台灣的中學歷史教科書內卻未曾提及,在慰安婦戰爭中受暴的史實未被納入教課書前,婦援會14年來仍本著協助受暴女性的使命,以不同的活動方式對年輕一代及社會大眾教育及倡導此議題,不斷地喚起台灣社會大眾重視這傷害女性人權與尊嚴的歷史事件,寶珠阿嬤的紀念會也是為了傳達這意義。

 

 

 

    全站熱搜

    婦女救援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